乐黛云:文化冲突与文化自觉

  • 时间:
  • 浏览:4

  一、“文化霸权主义”和“文化割据主义”需用对话吗?

  文化冲突这么 严重地影响着全球人类的未来。“文化霸权主义”和由文化割据主义发展而来的原教旨主义的尖锐对立原因使全球存在动荡不安的全面战争的前夜。

  “文化霸权主义”依仗当时人的经济、政治、科技、文化优势,处处强加于人,企图以当时人的意识行态一统天下,我们歌词 认为当时人的文化是最优越的,具有全世界的普适性,应该统治全球。现在现在开始 时,你你这个 独霸意识不一定怀有强制性恶意,而且我两种认识的偏见。需用举一一个 很有意思的例子。当意大利人马可波罗来到中国时,他到处寻找欧洲的独角兽(Unicorn);独角兽在西方文化看来,是美好和善良的象征,他认为西方有,全世界也应该有。当他遍寻不得前一天,他签署犀牛而且我中国的独角兽,不过是丑陋的独角兽!他坚持认为我们歌词 的文化放之四海而皆准,他根本必须接受中国文化中而且我这么 独角兽你你这个 事实!直到数百年后1993年,另一位意大利的子孙恩伯特•埃柯(UmbertoEco)教授来到中国北京大学,在一次学术报告中,他申明他和他的祖先不同,他来到中国完正一定会为了寻找独角兽,而且我为了寻找和了解中国的龙。他坚持文化应是多元的,必须用一一个 普适的统一标准来要求,西方有西方的独角兽,东方有东方的龙,必须强求一律。然而,在西方,完正一定会人完正一定会这么 认为,我们歌词 仍然坚持我们歌词 的文化需用一统天下,而且我变本加厉,一旦你你这个 意愿必须得逞,就不惜发动战争,给全世界带来不幸。当然,你你这个 霸权主义而且我而且我存在于西方超级大国;日本大东亚共荣圈的梦想者并未绝灭,甚至在中国有着深远传统的“中国中心”主义也时有暴露。你你这个 文化霸权主义在目前和将来都将给人类带来难以估量的灾难。

  当时人面,“文化割据主义”也还大量存在。我们歌词 认为本文化绝对优越,禁止讨论其原因存在的缺点;反对和而且 文化交往,惟恐受到污染,采取隔绝和孤立政策;畏惧新的发展,压制不同意见,有点儿是扼杀本文化内控 求新、求变的积极因素,以至顽固、复杂性、趋向好战的极端,最极端者而且我塔利班那样的原教旨主义。“文化割据主义”实质上也而且我两种文化霸权主义,不同处仅在于我们歌词 无力对外实施霸权,必须对内镇压一切与当时人意见不同的人,而且我无所不想其极,以固守当时人的既得利益和旧日的一统天下。文化割据主义的结果必须是两种文化发展的停滞和衰亡。

  “文化霸权主义”和“文化割据主义”的冲突无疑已给世界带来严重的灾难,随着高科技发展所带来的日益增强的武器杀伤力及其对自然生态无可挽回的破坏,你你这个 灾难一定会这么 严重。显然,这两者的冲突已完正一定会亨廷顿的文明的冲突所能概括的,这首先是经济利益的冲突(如对石油的掠夺和反掠夺),政治利益的冲突(权力的控制和反控制),而且我排除当时人野心和变态心理的冲突。为了挽救人类的未来,我们歌词 听到从世界各个角落传来的呼声:要和平,难能可贵战争;要“对话”,难能可贵“对抗”!完正一定会全都 人天天在为此奔走,作出努力。法国前总理米歇尔•罗卡尔(MichelRocard)曾指出:策划和平要比策划战争困难得多。同样,实行引向战争的“对抗”,也比实行引向和平的“对话”困难得多!事实谁能告诉我们歌词 ,“文化霸权主义”和“文化割据主义”的“一小撮”“铁杆人物”,恐怕是很难对话,而且我大原因“化干戈为玉帛”的。而且我,希望就在于两者之间的极其广大的底下地带,也而且我极其广大的、不同层次的反对战争,要求和平的人民以及我们歌词 对文化冲突的遏制和对文化共存的自觉。原因原因觉醒的广大人民坚决反对战争,战争跟我说就发动不起来。

  二、多元共存与文化自觉

  然而,要让地位一向优越的西方人像底下提到的恩伯特•埃柯教授那样认同多元文化,平等对待异质的而且 民族文化是一件极不容易的事。不少西方人不了解,而且我愿意了解他种民族的文明,而且我固执地、跟我说难能可贵带恶意地认为当时人的文化而且我比而且 文化优越、具有广泛的普适性,应该改变和统率而且 民族文化,使之普及于全世界。要改变你你这个 问题远非一朝一夕需用作到。意大利一位研究跨文化文学问题的学者——罗马知识大学的阿尔蒙多•尼兹(Armando.Gnisci)教授有点儿指出,要改变你你这个 西方中心思想、必需通过一一个 他称为“苦修”(askesis)的过程。他在《作为非殖民化学科的比较文学》一文中说:

  “原因对于摆脱了西方殖民的国家来说,比较文科学学科代表两种理解、研究和实现非殖民化的土土办法;这么 ,对于我们歌词 所有欧洲学者来说,它却代表着两种思考、两种自我批评及学习的形式,原因说是从我们歌词 自身的殖民中解脱的土土办法。这难能可贵虚言,条件是我们歌词 我我着实认为当时人属于一一个 ‘后殖民世界’,在你你这个 世界里,前殖民者学针灸学会和前被殖民者一样生活、共存。跟我说的‘学科’与西方学院体制的专业领域毫无关系,相反,它关系到两种自我批评以及对当时人和他人的教育、改造。这是两种苦修(askesis)。”[1]

  由此看来,这首先是一一个 心态问题,首很难克服两种殖民心态。也而且我说对当时人的文化和他人的文化要有两种自觉,尤其是对于当时人文化的自觉。

  我我着实,西方文化全都 能不断变革,不断更新,持续长期发展,正是原因我们歌词 有了原先的文化自觉。20世纪初叶,德国哲学家斯宾格勒(OswardSpengler)写出《西方的没落》一书而且我你你这个 文化自觉的表现。西方的有识之士一个劲 不断审视当时人的不足和危机,不断重新再出发,因而总能保持蓬勃的生机。近年来原因问题学和互动认知的发展,西方先进的知识分子不仅重视从而且 文化吸取有益的营养,而且我进一步深入探索“他者”的意义,从“他者”立场出发,反观自身,求得对自身更全面、更深入的体认。早在1996年,在南京召开的一次题为“文化:中西对话中的差异与共存”的国际学术讨论会上,欧洲跨文化研究院主席阿兰•李比雄(AlainLePichon)在他的主题报告“欧洲啥日后从白日梦中警醒?”中,就曾引证哲学家胡赛尔在《地球不转》一文中所说的,尽管爆发过哥白尼式的革命,西方社会在摆脱那种根深蒂固的本土意识时仍表现得和以往一样无能,跟我说更加无能也未可知。在胡赛尔看来,你你这个 本土意识使西方人认为:“世界是以我们歌词 的视觉对其观察的那而且 现在现在开始 ,并止于我们歌词 视线消失的地平线那儿”。李比雄强调指出:

  重登世界舞台,中国难能可贵像西方在昏昏欲睡中想的那样,是一一个 暗影或一一个 前来强夺它繁荣强盛的居心叵测的人,而且我如故事中所描写的那样,你你这个 夜访者,前来把欧洲从梦境中解放出来,向它展示用迥异的语言文字新开辟的别样洞天。路德维格•维特根斯坦出于对真实进行逻辑探索的需用,提到了你你这个 点[2]。

  法国学者于连•法朗索瓦(JullienFrancois)在他的一篇新作《为哪几个我们歌词 西方人研究哲学必须绕过中国?》富含语句也说得很好。跟跟我说:

  我们歌词 选者出发,也而且我选者遗弃,以创造远景思维的空间。在一切异国情调的最远处,原先的迂回有条不紊。我们歌词 原先穿越中国也是为了更好地阅读希腊:尽管有认识上的断层,但原因遗传,我们歌词 与希腊思想有两种和益俱来的熟悉,全都 为了解它,也为了发现它,我们歌词 不得不割断你你这个 熟悉,构成两种外在的观点。[3]

  我我着实,你你这个 道理早就被中国哲人所认知。宋代著名诗人苏东坡有一首诗写道:“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也而且我要造成两种“远景思维的空间”,“构成两种外在的观点”。要真正认识当时人,除了当时人作为主体,需用有你你这个 “外在的观点”,包括参照而且 主体(他人),难能可贵同宽度,不同文化环境对当时人的看法。有前一天,当时人长期难能可贵觉察的东西,经“他人”提醒,往往会得到意想必须的认识和发展。弗朗索瓦•于连认为对西方来说,中国,作为一一个 最适合的“他者”,日益为广大理论家所关注。原因“中国的语言外在于庞大的印欧语言体系,你你这个 语言开拓的是书写的另两种原因性;中国文明是在与欧洲这么 实际的借鉴或影响关系之下独自发展的、时间最长的文明……中国是从内控 正视我们歌词 的思想——由此使之脱离传统成见——的理想形象”[4]

  和弗朗索瓦•于连有你这个观点的学者还不出少数,而且 相近的出版物几乎形成一一个 不小的高潮。

  在美国,著名汉学家安乐哲(RogerAmes)和著名哲学家大卫•霍尔(DavidHall)合作写成的三本书陆续出版,引起了不小的轰动。第一本《通过孔子而思》(Thinking Through Confucius)通过当代哲学的新观念对孔子思想进行再思考;第二本《预期中国:通过中国和西方文化的叙述而思》(Anticipating China: Thinking through the narratives of Chinese and Western Culture),强调西方思维土土办法重在超越、秩序和永久性,中国思维土土办法重在实用、模糊和变化;第三本《从汉而思:中国与西方文化中的自我,真理与超越》(Thinking from the Han: Self, Truth and Transcendence)则集中讨论了自我、真理和超越的问题。60 0年出版的斯蒂芬•显克曼(Stephen Shankman)所写的《赛琳[5]和圣贤:古代希腊与中国的知识与智慧》(The Siren and the Sage: knowledge and Wisdom in Ancient Greece and China)对希腊和益国的认知土土办法作了互有签署的双向阐释,60 2年,他又新编了《古代中国与希腊:通过比较而思》(Early China/ Ancient Greece: Thinking through Comparisons)汇集了近两年来以互动土土办法从源背后研究古中国和古希腊传统文化的著名篇章。

  正是在你你这个 基础上,只重视普适性,认为必须当时人的文化才适用于普天之下的思想正在逐渐为强调差别的思潮所代替。底下提到的意大利著名思想家和作家恩贝托•埃柯在1999年纪念波洛尼亚大学成立900周年大会的主题讲演中提出,欧洲大陆第一一个 千年的目标而且我“差别共存与相互尊重”。他认为我们歌词 发现的差别不多,还都里能 承认和尊重的差别不多,就越能更好地相聚在两种互相理解的氛围之中。原因真能这么 ,人类庶几还有希望从战争的毁灭中得救。

  当时人面,而且 民族原因长期被压抑,我们歌词 的文化被歧视、被掠夺,甚至存在灭绝的边缘。我们歌词 出于对自身文化的保护,宁愿与外界隔绝,于是过分强调一成不变地保存自身的“固有文化”,形成“文化封闭主义”,或称“文化割据主义”。走极端者遂演变为危险的“原教旨主义”。我们歌词 认为自身的文化是唯一正确的。强调任何两种行为,都绝对必须用它两种所从属的文化的价值体系来评价。为了维持你你这个 唯一的标准,我们歌词 一个劲 借清除所谓“精神污染”以排斥一切外来影响。我们歌词 只强调本文化的“纯洁”而反对和而且 文化交往,采取文化上的隔绝和孤立政策;我们歌词 只强调本文化的“优越”而忽略其原因存在的缺失;只强调本文化的“统一”而畏惧新的发展,以至进而压制本文化内控 求新、求变的积极因素,原因两种文化割据的封闭性和排他性;文化割据主义签署任何最基本的人类一起准则,不承认任何原因存在的最低限度的普适性,如丰衣足食的普遍生理要求、寻求庇护所和安全感的一起精神需用,保护人类得以共存的地球生态等等,结果是两种文化发展的停滞。从反面来说,原因不承认最低限度的普适性,就会认为日本军国主义和德国纳粹的反人类性和反社会性也是合理合法的,原因它们也曾是在某一时代、而且 地区被“广泛”认同的两种文化问题。原先,就会形成对人类文化发展有极大危害的负面问题。事实上,要完正否定人类普遍性的一起要求也是不原因的,人类大脑无论在哪里都具有相同的构造,并具有大体相同的能力,历史早就证明不同文化之间的相互理解、相互吸收和渗透不仅完正原因,而且我非常必要的。

  在中国,文化割据主义从未成为主流,但也还有一帕累托图人总想寻求“原汁原味”、寻求永恒不变的本民族的“特殊文化”。我们歌词 无视数千年来各民族文化交往,相互影响的历史,反对文化交往和沟通,要求返回并发掘“未受任何外来影响的”、“以本土语句阐述的”、“原汁原味”的本土文化,不加分析地提倡“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21世纪是中国人的世纪”你这个口号。(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jiangxiangli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语言学和文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292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