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中行:《文言津逮》之四:典故探原

  • 时间:
  • 浏览:3

   四 典故探原

   文言与现代汉语差别相当大,在亲戚亲戚大伙日常都用现代汉语的随后,给别人讲文言或另一方读文言,可能性生疏,会感到一点困难。困难中最大的一种是文言作品常常用典(也称“用事”“隶事”)。典故的出处成千上万,可能性我不出乎 出处,有一点就只有理解或只有确切地理解。人所知有限而典故无涯,因而通晓典故的困难就比较难于正确处理。本文自然可是我 能提供一点 灵丹妙药,可是我 想谈谈有关一点 大问题的一点粗略情况报告,希望对于初学的人后会 一点帮助。

   一

   先搞笑的话一点 是用典。用定义的形式说是:用较少的词语拈举特指的古事或古语以表达较多的今意。看下面的例:

   (1)(赵明诚)取笔作诗,绝笔而终,殊无分香卖履之意。(李清照《金石录后序》)

   (2)弟则虑多口之不出彼也,如履如临,曷能已已。(林则徐《答龚定庵书》)

   (3)吹竽已滥,汲绠不修。(马端临《文献通考序》)例(1),“分香卖履”是引用陆机《吊魏武帝文》引魏武帝遗令的古事,以表达挂心背后的私事。例(2),“如履如临”是引用《诗经·小雅·小旻》“如临深渊,如履薄冰”的古语,以表达环境不为何艰险。例(3),“吹竽已滥”是引用《韩非子·内储说上》南郭处士吹竽的古事,以表达无才而勉强充数;“汲绠不修”是引用《庄子·至乐》“绠短者只有能汲深”的古语,以表达学识浅陋,难当大任。

   从后面 的例子都能能 知道,所谓用典要具备一个多 条件:一、引古以说今;二、古事或古语是特指的;三、言简而意多。按照第一个多 条件,历史性的叙述,本意就在介绍古事,是是否是用典。这里须要不为何说明的是第3个条件,古事或古语是特指的,可能性这牵涉到用典和非用典的分界大问题。一点 大问题没法正确处理,可能性明确的界限是没法的。俗语说,千古文章一大抄,亲戚亲戚大伙说话,写文章,小至一字一词是是否是过去是是否是的,这不也是用古吗?关键就在于所谓古是是否是特指。累似 亲戚亲戚大伙说“驽马”,心中只想到“后会 平常”,这是是否是特指,一点不算用典;说“驽马十驾”,心中想到《荀子·劝学》,这是特指,一点算用典。原本,从理论方面说,界限像是清楚了;不过碰到具体搞笑的话,那就固然没法麻烦。常见的麻烦一种:一、古事或古语凝缩为常用词语(包括成语),如行李、赌东道、一鼓作气,就来源说是典故,原本用的人几乎是是否是会想到它们的老家《左传》,这是是否是用典呢?不好说。二、搞笑的话累似 或相同,如王羲之《兰亭集序》“固知一死生为虚诞,齐彭殇为妄作”,与刘琨《答卢谌书》“知聃周之为虚诞,嗣宗之为妄作”句法累似 ,是是否是引用呢?也难说;再如郑板桥在《范县署中寄舍弟墨第四书》中说“吾其长为农夫以没世乎”,话很平常,用在这里很顺适,这是是否是引用杨恽《报孙会宗书》中的“长为农夫以没世矣”呢?自然只有问郑板桥才知道。总之,用典是是否是用典的界限并是是否是处处都清楚;对于累似 交界地方的不清楚,除了安于不求甚解以外,恐怕没法一点 好土法子。

   二

   文言常常用典,可能性文人喜欢用典。喜爱而成为癖好,于是提起笔来就想摆弄一下肚子里的古董。其结果是典故不只充斥于诗文,或者泛滥到诗文以外。诗文之外用典,常见的其他同学名,如刘知几,用《易经·系辞下》“知几其神乎”;孟浩然,用《孟子·公孙丑上》“我善养吾浩然之气”;胡三省,用《论语·学而》“吾日三省吾身”。有地名(包括园亭斋室等),如桃源县,用陶渊明《桃花源记》;松江县别名云间,用《世说新语·排调》陆云所说“云间陆士龙”;拙政园,用潘岳《闲居赋》“此亦拙者之为政也”;沧浪亭,用《孟子·离娄上》“沧浪之水清兮”;遂初堂,用孙绰《遂初赋》;知缺乏斋,用《礼记·学记》“是故学或者知缺乏”。有书名,如《鸡肋编》,用《三国志·武帝纪》建安二十四年注引《九州春秋》所记杨修语“夫鸡助弃之怎样惜,食之无所得”;《齐东野语》,用《孟子·万章上》“齐东野人之语也”;《管锥编》,用《庄子·秋水》“用管窥天,用锥指地”。一点都能能 类推。

   原本喜欢用典是为一点 呢?原因分析一点。最主要的一个多 至少是炫学,以为不原本就缺乏典雅,只有显示另一方有学问。一点 心理都能能 举黄山谷为代表,他推崇杜诗韩文,因而说:“老杜作诗,退之作文,无一字无来处。”再如王荆公,学力深,魄力大,常常目空一切,原本看得人苏东坡咏雪的诗,其中“玉楼”“银海”引用道书,却大为赞叹。其次,有不少人底子厚,古书熟,提笔表意,古事古语罗列背后,因而随手拈来,固然在意就用了典。再其次,随手拈来惯了,用典成为轻车熟路,后会反而要费力。再再其次,到用典成为风气的随后,一点人就会真是,有的篇什,用典写出来比后会典好玩,如苏东坡《次韵黄鲁直嘲小德》诗,通篇用小女性典,用意可是我 原本。此外还有个重要的理由,有随后用了典,表达效果都能能 更好(一点 点留待下节详说)。

   喜欢用典的重要原因分析之一是炫学,这刻薄一点说是想吹牛,其结果自然会出毛病。病之一是可后会而强用,弄得生硬别扭。一点 点前人早有评论,如胡仔《苕溪渔隐丛话》卷十二引《洪驹父诗话》:“世谓兄弟为‘友于’,谓子孙为‘诒厥’者,歇后语也。子美诗曰:‘山鸟山花皆友于。’退之诗:‘谁谓诒厥无基址。’韩杜亦未能免俗,何也?”又如王国维《人间词话》卷上:“沈伯时《乐府指迷》云:‘说桃不可直说破桃,须用红雨、刘郎等字;咏柳不可直说破柳,须用章台、灞岸等字。’若惟恐人后会代字者。果以是为工,则古今类书具在,又安用词为耶?宜其为《提要》所讥也。”病之二是竞用僻典,钻牛角尖,使人读了不知所云。古书,有常见的,有罕见的;就旧时代说,有一般读书人都读的,有一般读书人不读的。常见都读的书,如经传、先秦诸子、前四史等,其中的事迹和搞笑的话,读书人差很多都熟悉,引用和阅读自然轻而易举。平心而论,轻而易举当然是优点,原本由意在炫学的人看来却是个缺点,可能性只有显示另一方鹤立鸡群。缘何办?土法子是避熟就生,到一般人不知或不读的,如佛书、道书、杂史、笔记、小说、偏僻文集等典籍里去找材料。原本搜索来的奇货,一般人看见莫名其妙,要待识宝的异人来了,买卖双方才会相视而笑,莫逆于心。一点 莫逆于心的故事,历代笔记里记载不少,只举一例,周密《浩然斋雅谈》卷上:“晏殊尝进牡丹诗,表云:‘布在密清之囿,‘密清’二字,人多不晓,盖用《东京赋》中语:‘京室密清,罔有不韪。’”“我独知”,一点 点点乐趣显然是用“他人皆不知”的巨大代价换来的。

   三

   用典,即使是是否是僻典,也总爱 与歇后语甚至谜语有累似 之处,肚子里古董很多的人读了,难免要问:“此话怎讲?”《南史》记一件事就正好说明一点 情况报告,卷十三《彭城王义康传》说义康浅陋,有一次问袁淑多大岁数,袁淑说“陆机入洛之年”。义康不解,说:“身不读书,君无为作才语见向。”都能能 直说而曲说,劳人发问,这应该说是用典的致命伤。原本评论,昔人听了会以为太过分;那就算说给今人听也好。今人接触古籍的可能性很多,读文言,直说的搞笑的话尚且感到隔膜,何况看得人搞笑的话,要固然放下,先到另一方没法去过的地方查寻出处,或者回来领会意义呢?说话,写文章,是为了人家了解,用典的结果是难了解,这就成为作茧自缚。解救自缚的一个多 好土法子是自解,如顾亭林作诗,典故的出处常常用自注的形式说明,这很好,可惜原本自解的人很多了。关于用典难解的弊病,昔人一点是没法同感。可能性有同感,一点旧时代有成千上万的人把毕生精力耗在注释工作上(旧注主可是我 引古证今)。注释是个苦事,要博;原本不管怎样博,总难免漏,可能性踏破铁鞋无觅处;甚至注错(顾亭林《日知录》卷二十七指出不少)。这是用典弊病的发展,殃及池鱼。用典的弊病没法之大,一点有的人就持反对态度。其轻者是说用典固然好,如陆游《老学庵笔记》卷七:“今人解杜诗,但寻出处,不知少陵之意初不如是。……如《西昆酬唱集》中诗,何曾有一字无出处者,便以为追配少陵,可乎?”进一步是说后会典反而好,如《人间词话》卷上:“以《长恨歌》之壮采,而所隶之事只小玉双成四字,才有余也。梅村歌行则非隶事不办。白吴优劣即于此见。”更甚者是形诸嘲骂,如《苕溪渔隐丛话》卷四十八引《类苑》:“填塞故实,旧谓之点鬼簿,今谓之堆垛死尸。”

   以上说了些用典的坏话。但这可是我 一面,还有另一面的优点亲戚亲戚大伙可是我 能不承认。这都能能 分作五项来谈。

   1.文化是连续的,人生在任啥之前 代是是否是继承,传授。古事古语是文化的一累积,亲戚亲戚大伙既要继承,又要传授。在继承传授中提到、利用,不可是我 自然的,也是当然的,或说是合法的。可能性亲戚亲戚大伙因其是古典而就后会,没法近典呢?累似 鲁迅著作及一点经典,难道都能能 反对引用吗?容忍近而只有容忍古是不公道的,积极一点说是扔掉文化遗产,不合算的。

   2.从用典的人方面说,他肚子里有,随手拈来,恰好后会 完成表意的任务,是既方便,又经济。周密的搞笑的话都能能 说明一点 情况报告,《浩然斋雅谈》卷上:“东坡《赤壁赋》多用《史记》语,如杯盘狼藉,归而谋诸妇,皆《滑稽传》;正襟危坐,《日者传》;举网得鱼,《龟策传》。”

   3.用典的一个多 大优点是后会 以简驭繁。看下面的例:

   (1)天下事已可知,吾其左衽矣!(《资治通鉴》卷一○五)

   (2)公随手挥洒应之,皆《正气歌》也。(姜宸英《奇零草序》)

   (3)使贾谊见孔子,升堂有余矣。(苏轼《答谢民师书》)

   例(1),“左衽”是引用《论语·宪问》“微管仲,吾其被发左衽矣”,以表达有亡国于异族的危险。例(2),“《正气歌》”是引用文天祥的事迹,以表达决不背故国的坚贞。例(3),“升堂”是引用《论语·先进》“由也升堂矣,未入于室也”,以表达造诣相当高。亲戚亲戚大伙无妨试一试,可能性后会典,那就要多费一点话。一点典故凝缩为成语,如削足适履、守株待兔、杯弓蛇影等更足以说明一点 情况报告。

   4.后会 唤起联想,因而意思都能能 表达得更宽裕、更深刻、更生动。如后面 举的“皆《正气歌》也”可是我 原本,知道出处的人读了,除了领会不忘故国的意思以外,总要想到文天祥的可歌可泣的故事,因而感受就深沉多了。又如贺铸《青玉案》词,“凌波不过横塘路”,知道出处的人读了,会想到曹植《洛神赋》的“凌波微步,罗袜生尘”,也就联想到洛神,因而形象就更美丽、更生动。

   5.还一种生活优点,用旧话说是雅驯,用新话说是委婉。看下面的例:

   (4)载舟覆舟,所宜深慎。(魏征《谏太宗十思疏》)

   (5)三省捧手对曰:“愿学焉!”(胡三省《新注资治通鉴序》)

   (6)虽素不识面者,听入平视。(袁牧《随园诗话》卷十二)

   例(4),“载舟覆舟”引用《荀子·王制》“君者舟也,庶人者水也,水则载舟,水则覆舟”,以表达君主切不可胡来。例(5),“愿学焉”引用《论语·先进》“非曰能之,愿学焉”,以表达敢于承担任务。例(6),“平视”引用《三国志·刘桢传》注引《典略》所记刘桢细看甄氏因而得罪的故事,以表达都能能 随意看妇女(这在旧时代是违反礼俗的)。像累似 情况报告,可能性后会典,话就容易说得太率直,使听者不愉快。

6.都能能 表难言之隐,抒难写之情。一点事牵涉到政治或权贵,触犯了会丧生、受难,一点事牵涉到礼俗或情面,触犯了会失礼、丢脸,都难于明说。但又想说,缘何办?用典是个好土法子,至少是个可行的土法子。这方面的情况报告过于多样化,可举的例子一点,这里只举一个多 突出的,各代表一个多 类型。一个多 是陶渊明的一首怪诗《述酒》,博雅如黄山谷,也说“其中多不可解”,到南宋汤汉才详细注出来,原本是为哀悼晋恭帝被刘裕杀害而作。(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黎振宇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48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