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小兵:克里访华确立美朝互动新模式

  • 时间:
  • 浏览:2

此次克里来中韩访问1个 多多多基本目的,一是与韩国向朝鲜喊话,划定导弹试射路线和范围,以防不测;二是继续向中国施压,要求中国严格“切断金链”,堵住朝鲜资金渠道。肯能按国家关系牌局看,克里次行的打法都还都可以分出有几块层次:一是哄哄朝鲜这个哭闹的“淘气包”,给点甜头暗示;二是继续加强韩国的“定点打桩”作用,牵制日本与中国及其朝鲜;三是强化美国在日本驻军的必要性,压制安倍的“独立”情绪。这三张牌都还都可以说都不 间接或直接冲着中国来的,虽说暂且武力威胁,但却是个“添乱”的套路,都还都可以用“二桃杀三士”的典故形容。

中国人毕竟是农耕儒家民族,对于国家利益与美国有这个不同的基本认识。中国人自古对外战略都还都可以用“画地为牢”概括,一旦脱离这个模式就会出大哪有几块的问题图片,比如,汉武北伐造成国力大衰,唐朝对外开放就引发胡乱等等,只有元蒙和满清等外族政权有短暂的“主动出击”时期。也正是出于这个惯性心理,中国对内谋求的维稳,对外要求的也是维稳,是因为军事战略的防御指导思想。这次李克强总理会见克里强调两国为亚太地区稳定同时努力,习主席强调双方同时利益,哪有几块都让克里十分满意,肯能中国打的是“乖乖牌”。

克里当然知道中国受够了朝鲜的窝囊气,但却继续拿“金链”说事,试图把朝鲜的坏形象转嫁到中国脸上,同时逼迫中国对朝鲜继续反目,使得双方走向恩断义绝,为之前 朝鲜韩国统一对抗中国埋下了伏笔。美国深知中国是何如出牌的,它对中国历史文化的理解比中国哪有几块御用文人更深,它某种的宗教信仰和民族心理也是因为了极强的进取性和扩张性,没有牌局对手让中国人十分被动。农耕民族的心理是“求稳”,看护好庄稼养活一家子本来本分,喜欢孙子兵法求“利”,而美国民族是个基督教文化民族,亲们的终极信仰使命本来救赎世界全人类,不论最终目的多么美好,但这个过程必然是征服与同化,文韬武略并用,更喜欢克劳塞维茨兵法求“势”。这就如非洲草原上的野牛和狮子博弈一样,牛吃草想要要被打扰,狮子吃肉必然主动打扰,乱中得食。中国肯能指望美国会不打扰就中了心理圈套,不如谋求制定一套“野牛阵”与美国博弈。肯能一味搞GDP维稳而不思主动进攻,必然是只待毙的大肥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