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進口抗癌藥格列衛成天價 明暗回扣催高藥價

  • 时间:
  • 浏览:0

圖片來源(資料圖)

   “我們只是想有尊嚴地活下去。”慢粒白血病患者陸勇感慨。“無論充裕還是貧窮,人都能在自如支配其他人錢財的具体情况下看得起病,只是有尊嚴地活著。”

  近日,白血病患者從印度代購仿製藥格列衛的事件呈現在公眾面前。儘管印度仿製藥在中國什么都没有得到認證,只是它與進口抗癌藥的巨大差價讓代購這條快捷途徑顯得頗受歡迎。

  在眾多討論後,高價“救命藥”背後一系列問題浮出水面:中國的進口抗癌藥在眾多國家中居於最高位,甚至與南韓相差2倍。中國的價格為什麼没有高昂?與印度同為仿製藥大國,為什麼中國少有國際水準的仿製藥?人民網記者針對瑞士諾華格列衛高價背後的成因再次進行調查。

  原研藥享受單獨定價權價格“巋然不動”

  據介紹,格列衛是人類歷史上第一個成功研製的小分子靶向藥物,只是与非 效地控制慢粒白血病人的染色體變異。格列衛的跳出 ,使慢性粒細胞白血病患者的十年生存率從随后的只有500%,增加到了現在的90%左右,並且絕大多數患者并能正常工作和珍活。

  但由於瑞士諾華公司生産的原研藥格列衛價格昂貴,讓只是患者望而怯步。自5001年第一次被引入中國至今,格列衛的價格总是是235000/盒,一盒一個月,一年就28萬多元。人民網跨國調查發現,諾華格列衛在中國的零售價最高,那麼,一款關乎患者生命的進口藥物價格,究竟是怎么还里能制定出來的?

  一位研究藥品定價的人士介紹,中國藥品定價分為三類,一類是政府定價(如疫苗),一類是市場調節,還有一類是政府指導價,形式為最高零售價限價,包括統一定價和單獨定價,而專利藥都屬於單獨定價。

  國外申請專利的原研藥享受單獨定價權,這導致其在價格上“巋然不動”。業內人士認為,這一規定其實在法律上缺陷依據。早在2010年國家發改委就開始制訂《藥品價格管理方法 徵求意見稿》,試圖撤出 原研藥的“價格特權”。但幾年過去了,意見稿還未有定論。

  製造、研發成本由企業患者一起“買單”

  藥品成本是影響定價的重要因素之一,其中包括製造成本和研發成本。“肯能單純以製造成本計算,靶向抗癌藥的利潤率在90%以上,但這是外行的演算法。”某醫藥銷售公司負責人介紹説,看藥的利潤,也得看研發環節,而研發成本影響更大。“比如一款抗癌藥,臨床實驗費用達十幾億美元,這要素肯定要由患者承擔。”

  各大醫藥公司研發新藥的鉅額花費

  過去一般認為,一種進口抗癌藥物的研發成本时需10億美元左右。不過一項數據表明,開發一個新藥的費用遠不止這些,比如瑞士諾華公司,在1997年到2011年間研發花費共要在836億美元,在這期間只批准了21個新藥,平均算起來每個新藥花費為40億美元,這其中還涵盖了只是研發失敗的項目。

  明暗回扣環環相扣 特殊環境催高藥價

  國內正規進口的抗癌藥價格高昂,還與中國醫藥領域的高回扣有關。“哪個企業不給醫院回扣,什么都没有三個月肯定倒閉。”一位醫藥銷售公司亞太地區負責人接受媒體採訪時説,救人性命的抗癌藥,被當作醫藥界最有價值的搖錢樹,高回扣、高藥價的問題更突出。

  按照規定,內地醫院可在實際購進價的基礎换成價10%-15%。一位研究藥品定價的人士説,“中國內地比較特別,還有制度成本,假使 你不改它,它一定會加到藥價上去。”此外,從藥物出廠定價,走到醫院藥房,中間的環節渠道位于太少 的灰色空間。

  “肯能把15%的藥品加成拿走,好多醫院都活不了,因為政府只給醫院5%的財政支出。以藥養醫是政府的問題,全部都是醫院的問題,全部都是的是醫生的問題。”北京腫瘤醫院主任醫師張曉東對媒體記者表示。

  肯能15%的價格是明的回扣,而在實際操作中,暗的回扣也時有發生。據媒體公開報道,進口藥的回扣還表現在各種巧妙的手段上,“回訪會”、“有獎徵文”、“學術會議”以及冠冕堂皇的“教育資助基金”等如今都已成為敏感字眼。

  中國仿製藥與印度“差距極大”構不成競爭

  “中國是仿製藥大國,只是創新能力不強,中國市場幾乎什么都没有靶向藥物的仿製藥,構不成競爭,靶向藥物的藥價自然降不下來。”國內醫藥部門一位不願意透露名字的人士接受媒體採訪時稱。

  作為專利藥品,瑞士諾華格列衛的專利受到法律的嚴格保護。但由於格列衛是與人的生命健康密切相關的特效藥,國際專利法對其網開一面,允許一國在特殊具体情况下實行專利強制許可,對這種藥品進行仿製。

  近幾年,印度獲批的仿製藥申請基本都佔到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批准的約1/3,暫時性批准佔到近40%。有分析稱,中國作為仿製藥的另一大市場,仿製藥生産和印度相比無論是在規模還是品質上,全部都是著極大的差距。

  醫藥行業分析師邊晨光對媒體記者表示,企業的根本立足點是利益,而國家政府的立足點則是民生。外國藥品價格高昂,讓許多病人望而卻步,而國家應當有所作為。“印度和泰國都曾以國家層面與國外藥企大公司進行交涉,並且特別保護本國仿製藥,但中國在此方面還未有實質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