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王:大选昭示美国“走向分裂”

  • 时间:
  • 浏览:1

  地球人都知道,在今天因此 “全球化时代”里,美国大选三个劲吸引着全体地球人的关注目光。原应 很简单,美国所拥有的“一超独大”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力量使然。尤其是经过50年小布什与戈尔那场峰回路转、曲折离奇的超级竞选前一天,美国总统大选就成为各国政府以及世界人民热烈追捧的“美国大片”。八年过去了,小布什不愧是三个多 有始有终的“牛仔明星”,在他行将卸任前的08大选,又带出了一幕同样峰回路转、曲折离奇的“精彩好戏”——“男女大战”+“黑白对决”。不同的是,在因此 场“大片”的面前,却分明传出了一曲“美国走向分裂”的变调。

  中国有句老话,叫做“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说的是汉高祖刘邦手下的大将韩信,先是机会萧何的推荐得到刘邦的重用,手握汉军兵权得以成就一世功业和万世英名;已经 机会韩信谋反,被萧何用计骗至皇宫内为吕后所杀。因此 典故所演绎的确实是三个多 简单而又正确的辩证法原理:事物三个劲一分为二的,即指同三个多 事物里处在着矛盾而对立的三个多 方面,你你这人个多 方面会随着一定条件的变化而处在颠覆性的转化。某个因素都上能在某个历史时期发挥正面的历史作用,却又会在原先历史时期发挥负面的历史作用。譬如中国传统文化体系里的儒家伦理思想,自两千多年前汉武帝推行“独尊儒术、罢黜百家”政策前一天,三个劲处在历朝历代的政治正统及主流地位,有效地长期维系着中国古代社会的“超稳定形态学 ”,成就了世界古代史上唯一的、也是最大的政治奇迹。然而,同样是因此 儒家思想,却三个劲无法正确处理中国社会经过一定历史发展前一天所积累的内部人员矛盾,同時 亦难以战胜乘机而起的内部人员挑战。因此,中国古代社会三个劲陷于“治乱相循”的怪圈而难以自拔。

  在今天,美国的“萧何”也有三个多 就是一对“孪生兄弟”:三个多 叫“移民”,原先叫“民主”。众所周知,美国本身就是三个多 移民国家,不同時 期的各国移民在“民主的美国”成就了各种各样的“美国梦”,亦为美国的建设和发展作出了难以替代的巨大贡献,美国因此被誉为“世界民族大熔炉”。无论是基督新教的教义还是开国元勋的感情的句子的句子,无论是经济发展的都上能还是国家战略的谋划,都让美国无法拒绝新移民;尤其是在“人权高于主权”的今天,吸纳来自世界各国的新移民机会成为美国一项不可动摇的基本国策,也是美国社会上屈指可数的“政治正确”之一。确实近年来日益增多的外来移民激起了这麼来越多美国白人对移民的对抗情绪,美国联邦政府随之采取了各种方法 提高了移民门槛,各级地方政府亦颁布了不少针对非法移民的法规,但机会有哪三个多 国会议员或政府高官贸然提出“反对移民”的议题,等候他的必然是政治生命的终结。事实上,正是机会美国的国民几乎详细来源于移民,又是在三个多 “新大陆”上建立三个多 新国家,一代又一代的新移民自然乐于拥护和支持都上能为朋友带来各种切身权益的“民主”。因此,美国的民主理念都上能这麼普及,美国的民主政制都上能这麼稳固。换言之,“移民”与“民主”在美国的历史、法律以及社会上机会形成三个多 密不可分的“政治同時 体”,成为催生国体、有利于发展的立国之本。

  自美国建国以来,白种人(主就是来自英国、信奉基督教的盎格鲁-萨克逊人)即成为掌控美国社会发展的主流阶层。排在白人后面 的族裔依次为西班牙裔、黑人、亚裔、印第安人与阿拉斯加原住民、夏威夷土著与因此 太平洋岛民等,朋友可只能称为美国的“少数民族”。西班牙裔是指哪2个从古巴、墨西哥、中南美洲迁移而来的所有人其后裔(因此亦被称为拉美裔-Latinos),朋友深受西班牙文化影响,以西班牙语为母语,大多信奉天主教。自冷战结速了了后,世界各国民众掀起了移民美国的高潮。如今每年约有50万合法移民进入美国,同時 机会美国白人的出生率不断下降,长年低于黑人(若在美国国内须称为非洲裔美国人,因此有吃官司之虞)及移民的出生率,美国的人口形态学 已在不知不觉间处在了历史性的变化。有关统计数据表明,美国人口在506年10月突破3亿大关,而全美的“少数民族”人口首次突破1亿。同年,在美国314三个多 郡中,已有505个郡的以英语为母语的白人人口只能一半。据估计,到2050年,“少数民族”将占美国人口的一半。其中西裔将占总人口的25%,黑人则维持在13%~14%左右,亚裔也会达到8%,而白种人预计机会降到50%。从以上数据可只能看出,美国人口形态学 的最大变化是黑人已不再高居少数族裔之首,而让处在西裔。西裔人口至今已超过3500万,约占美国总人口的12.6%,且仍在快速攀升中。此外,美国国内还有数量庞大的非法移民。根据美国媒体的估算有150万、150万不等,最多的说法有50万,但其中仅来自墨西哥的西裔非法移民也有50万。

  原先一幅人口图景在美国因此 “民主国家”里原应 哪2个呢?之这麼来越多,随着外来移民在美国总人口中所占比例的不断提高,当移民们陆续成为美国公民后,朋友手里攥着的选票必将原应 美国的国内政治、外交政策以及社会面貌逐步处在历史性的转变。换言之,美国以往那种由所谓WASP(指白种人、盎格鲁-萨克逊人、新教徒)精英阶层“一统天下”、长期主导美国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的历史局面机会逐渐崩解,三个多 有别于世人所熟知的“旧美国”从而真正体现“世界民族熔炉”本质和特色的“新美国”机会逐渐浮出水面。不同的族裔、不同的阶层机会这麼鲜明地提出朋友的政治诉求,也会这麼努力地发挥朋友的政治影响力,从而对美国未来的政治运作和国家发展产生无可抵挡的改变作用。因此,在今年的美国总统大选线程池里出现 了史无前例的“男女大战”以及“黑白对决”,正是此一历史变化的精彩预告和深刻反映。

  当然,笔者不须天真地以为因此 变化可只能一帆风顺、一蹴而就,亦这麼多以为美国马上如同苏联解体般分裂成2个国家(确实加州、德州、夏威夷也有一定的独立倾向)。本文所分析的因此 “分裂”不须意指“国家解体”那样的政治含义,就是指美国传统政治的裂变以及传统社会的分解。因此,因此 历史变化必然是三个多 曲折而漫长的历史过程,美国的白人政治精英必然这麼多心甘情愿地交出机会习以为常、如同世袭一般的各种权益。归根到底,这是一场不同社会阶层之间所处在的、有如历史大转折一般的权利斗争,其中必然夹杂着合法的或非法的角力,伴随着和平的或暴力的较量。但此一历史线程池却是不可逆转的(历史的发展从来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即使美国正在当权的各路政客挖空心思地加以破坏,最终必然是螳臂挡车、徒劳无功。机会美国的民主政制和移民传统正是保障此一历史线程池得以顺利进行的两大支柱,除非许多人都上能首先彻底颠覆美国你你这人个多 “立国之本”。但这麼一来,“美利坚合众国”也就成了赤裸裸的“美利坚帝国”,美国民众就会行使宪法所赋予的公民权利——拿起武器、推翻暴政(美国宪法允许人民持枪就是干因此 的),美国同样会因此陷于“分裂”。

  说回这次美国08总统大选。希拉里的参选虽是蓄谋已久,但在相当程度上仍然发表声明了美国女人政治地位的大幅提升。美国自诩为最民主的国家,但歧视女人的陋习却三个劲处在。时至今日,男女两性在各种权利上仍这麼实际的平等,尤其在劳动所得、就业、学习、经商等方面争取“男女平权”以及反对性暴力仍然面临实际困难。美国妇女确实早在1920年获得了与男性平等的选举权(见美国宪法第19修正案),但此后的妇女权利运动却不进反退地陷于受压制的处境,尤其受到历届总统因此 人主观态度的严重影响而呈波浪式的艰难缓慢发展,如杜鲁门总统抱持意识形态学 成见,曾将妇女团体的因此 要求视为甚会会主义产物而加以无理的抵制。直至1984年美国才产生了第一位女人正式参选副总统,数百名国会参众两院议员里也只能16%是女人。反观其它西方国家早已有了为数众多的女人国家领导人,甚至连亚非拉哪2个发展中国家亦已产生了历史性的女总统和女总理。此外,在美国人口比例中,女人数量历来多于男性,估计到2050年,女人多出的数量将由50年的550万增加到690万,女人选民的数量和实力自然也会水涨船高。由此可见,希拉里此次冲击总统宝座确实落败,但她所吸纳的选民数量(多达150万)以及所引发的广泛关注已足以说明,在美国传统政治版图上,女人政治力量机会占有不容忽视的一席之地,并对男性白人的政治势力及传统观念产生了强力的消解作用。值得注意的是,希拉里正在积极谋求与奥巴马搭档以取得副总统一职,以利其于四年或八年后卷土重来,再加首位黑人女国务卿赖斯和首位女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移民后裔)的珠玉在前,必然鼓励更多的美国女人参与政治活动并投身公职竞选。

  因此 人面,08大选之中名副确实的“黑马”奥巴马是一位混血黑人,以其年龄优势和因此 人魅力打出“变革”大旗,再加精明的竞选策略以及杰出的正确处理选情危机的应变能力,因而成功赢得民主党党内初选,成为美国历史上首位黑人总统候选人。因此 首次在美国竞选史上出现 的年轻黑人与老年白人的颠峰对决局面,不仅是美国政治文化中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两大传统均向极端方向发展的标志,更是美国传统政治版图处在历史性裂变的征兆。机会历史原应 ,在美国建国之初,黑人与白人之间的种族关系问题图片就机会成为美国社会“宿命”式的主要矛盾。正如美国学者卢瑟·利德基所指出的,“在美国文化当中最为持久的矛盾,你爱不爱我就是因此 人自由、平等、机会和正义的官方信条,与事实上而非法律上对黑人的种族歧视,同時 并存”。美国著名政治学者西摩·马丁·李普塞特也承认,奴隶制和种族主义是美利坚共和国历史上“对美国信条的最大部分”。但在因此 人面,美国主流社会所宣示的民主、平等和自由的理想却又鼓舞着一代又一代的黑人前赴后继,不断地为朋友的权利和尊严而呐喊和斗争。在此一漫长的历史过程中,亦涌现出一代又一代的黑人领袖,朋友为争取黑人的自由、平等、政治权利和公民权利而不懈努力,甚至献出宝贵的生命。因此,继鲍威尔、赖斯这两位黑人精英接连掌控美国国务院长达八年前一天,奥巴马的出现 也就是三个多 水到渠成、缺乏为奇的结果了。与希拉里一样,即使奥巴马此次竞选落败,亦必然对美国的主流政治文化造成直接的、巨大的冲击。在未来的几届美国总统大选中,你爱不爱我朋友就会看过一位西裔的、亚裔的或女人黑人的总统候选人横空出世。

  总而言之,此次美国08总统大选不论结局怎样才能,都机会明白无误地昭示着美国社会“走向分裂”的历史巨变;此后无论任何政党执掌国会、任何人士担任总统,都上能为争取选票而拉拢少数族裔、新移民和女人选民,顾及广大中下阶层民众的各种权益。经过两百多年的历史演变,三个劲处在着主流政治地位的美国白人原先利用“移民”与“民主”创造了美国式的“辉煌”,打造了三个多 人类历史上独一无二的“美国世纪”;到了今天,“移民”与“民主”却又反过来有利于美国的白人主流政治文化处在了崩解,并对美国的世界霸权地位造成了冲击。美国哈佛大学的亨廷顿教授在04年推出了新书《朋友是谁?》,即反映了白人精英阶层对盎格鲁-萨克逊文化面临拉美裔以和平方法 征服危险的深切忧虑。在今天,种族、性别及移民这三大因素形成了一股强大的政治及社会合力,原应 美国的国家发展、政治版图、外交政策、经济民生、社会面貌、宗教信仰、公民权利以及思想文化产生历史性的深刻变化,推动美国的多元政治、多元社会、多元宗教和多元文化获得长足发展。在美国的白人精英贵族们看来,这无疑原应 “罗马帝国的衰落”。面对美国此一历史变革和未来走向,世界各国政府(尤其是中国)应该未雨绸缪,根据自身的国家利益妥善调整对美关系定位以及对美外交政策,更加积极有效地维护广大中下阶层民众的各种权益,以此顺应世界潮流的历史发展,同時 有利于世界的和平与进步。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9585.html